按摩资讯

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济南上门按摩 > 按摩资讯 >

这份属于自己的初恋已经随岁月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我从青春中走来,人生最美的阶段,也是最有塑造性的阶段。在这段有喜有忧,有聚有散的历程中,在我的心里曾先后出现了让我心动的几位佳人!对于任何人来说自己初恋在心中的位置是任何风吹雨打都抹不去的,然而她会随时光的推移在自己的心中越发深刻。在这即将逝去的青春里,翻开就已泛黄的日记本,一遍一遍的回想,一遍一遍的感慨,在回想和感慨中,让自己渐渐地成熟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句《关雎》里的话,把我带回那个对爱情懵懂的少年时代。那是既羞涩又放任的初中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情窦初开的我像一只寻找猎物的狼在周围的环境里搜寻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爱。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就在初中开学的第一天,在班级门口的那一次眼神的碰撞,如同从瞳孔射向心里的火种,瞬间点燃了心中那份对爱的渴望。她,一个外表清秀,行动优雅的女孩,嘴角仿佛始终都挂着一丝甜美的笑容,那一抹笑就像是施了魔法,又像是专门为我下的蛊,让我整日魂不守舍,深深地迷恋。但当时自命风流的我,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仿佛脱胎换骨,一时间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她是一个温文静雅的女孩,不善于言谈,也正是这种超凡脱俗,犹如高洁之莲的气质,让我的心开始慌乱。
 
  “人不风流枉少年”这曾是我在那时给自己的一个心理暗示,可不知是为什么,这一切的心理调整和暗示对于我当时对她的那份迷恋全都免疫,都无法平静心中的汹涌的波涛。没错,就是从双目对视的那一刻,我“爱”上了她,更准确的说是“暗恋”。初一,我开始默默地关注着她,每天早上用目光迎接她入班成了我的必修课。她在那时还不曾注意到我,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当时她在我心里的地位。幼稚的我曾经放学还悄悄地跟踪她“送”她回家,我一直坚持了一年多。到初二时,对她的那份痴情达到了极致,“幼稚弱小”的心承受不了这份日积月累的爱。我承认我是个成不住气的男生,可我也不希望这份痴情就这么在“后台”慢慢地隐去。情场羞涩的我不懂女孩的心思,在心里经过苦苦挣扎的后趁着这份“少年狂”的激情熬夜写下了一份所谓的情书。
 
  情笺告罄,但如何给她便成为心中的沟壑。济南上门按摩技师手捧着看似轻轻的一张散发着淡淡花香的信纸,可是它在心里的分量却不容小觑,我生怕纸上沾上一丝污迹,也怕它被风吹跑,恨不得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没错,这也许就是紧张的表现。当时我也激动的有些过头,各种天马星空的幻想,我在想:如果我给了她这封信她会向我甜甜地笑着收下,优雅的转身离去;我在想:如果我给了她这封信她的脸会和我的脸一样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我在想:如果我给了她这封信她会不会生气而不理我;我在想:如果我给了她这封信我们会不会像童话故事里一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在想……
 
  在幻想和纠结中,时间自写完这封信后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我本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精神毅然地把握住一个课间的机会,我把这封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的信笺给了这位“仰慕已久”的佳人。当我机械地喊出她的名字时,没错,她那迷人的笑又一次的映入我的脑海。随后,我从口袋里摸出那已经折成心形的信,双手略带颤抖地递到她面前,她当时也瞬间怔住,只是出于本能接住了这颗“心”。“回到家,再看!”我语速很快地说完后,转身便向班里跑去。因为那时我的脸部温度已经达到我所不能承受的地步,所以在奔跑的过程中,也顺便借着点风给热血沸腾的我降降温。
 
  当她回到班级后,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她仿佛比我更有经验似的,表现的那么的从容自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这也充分说明了那句话——女人心,海底针。我的确摸不透她的心思,但也正是我的好奇心在不断地给我对她的爱添加无限的色彩。在她收下我的“心”以后,我以为会有所改变,她会对我有所关注或在乎,可是,现实并不是自己想象地那么美。无所动静的她让我心的温度骤然降低,一切是那么地平常,一切又是那么地不寻常。我的世界仿佛陷入了死区,等待着一丝生机来给我重生。然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过去十六天后,她突然像仙女一般飘到我座位前留下了一张普通的纸后,悄然离去。正是这张纸,严格地说应该是回信,给我的世界重新带来了希望,也使我的世界重见色彩。我并没有立刻读阅,我把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纸张细心地折起,放入口袋。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我在想着各种各样的结果。也许这就是对于每一位初入爱河的少年的梦幻思维吧!
 
  回到家关上自己卧室的门,兴奋地从口袋里掏出带着她幽幽体香的信,我聚精会神地逐字读了起来。我的心情随着这信里的内容在不断变化着,总结起来我的心情曲线犹如余弦函数曲线般跌宕起伏。在爱情漩涡里的人是很敏感的,我也不例外。每一句话,我都反复地读,我恨不得把每一句话都扩展成一个美丽的故事。因为她的文字是那么的优美,像是跳动的音符在我的脑海里回响。而最后“我们是永远的朋友”这句话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我的目光就定格在这一句话上,我不相信,我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开始在卧室里大喊为什么。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天意也就是如此戏人。
 
  朋友和情侣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我不甘心,我甚至从那以后有种更她置气的想法。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的一切都会被时间消磨,知道结果的我从此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在自己的爱情道路上萎靡不振。不知什么时候,她在我心里的位置不再那么的重要,生活还是像原先那样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从那时起,我也不曾一遍地告诉自己:忘了她吧!没有结果的,事情不会像自己想的那么美满……
 
  第一次爱的人就这样在我的心里慢慢地隐去,是真的忘了吗?不,这份属于自己的初恋已经随岁月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否则也不会时隔七年仍这么记忆犹新。第一次爱的人,愿在远方求学的你一切安好!

返回列表页